中国散文
老人与钟
日期:2018-09-21 23:31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这是注定的默契,恰似两位深交的挚友,或一对相濡以沫了一辈子的老夫妇。一成不变的滴答声,在日出日落里起了,灭了。就像他的一呼,一吸。只是,它没有起点和终点,他有,很深刻地有。它是一条长河,川流不息,他只是它怀里的一条鱼,明确地登台,明确地谢幕。钟声一步一步,它们是一曲曲童谣,唤它看到儿时的伙伴,闻到野菜的味道;是一首首被朗诵的情诗,让他摸到了恋人年青的手背;最后,是一道被发问的题,使他沉思。这偏是一个有去向却没有归途的思考,他最终给出沉默的答案,一如当年武氏的无字碑,令人咋舌,却又似乎欲言又止。

  这是一个没人感兴趣的,备受冷落的谜,是四月天里挣脱了线的风筝,没人追,它看着地上生来繁忙的人们,忙着忙,忙着懒。那,最终它是高飞了,还是在远方坠地了,没有追问。人们不习惯在忙里塞一个不痛不痒的疑问。他为什么最后娶的是李家姑娘?他还有没有亲人?他的遗产是多少?都没关系。

  年迈的老人,病树一样,枯瘦的树桠向天空乞讨着。然而,他已经无力抬起并展开支节凸凹的手,只好沉甸甸地向下垂,它们也在思考,一如饱满的麦穗,一低头就会招来收割。

  它还是不知疲倦,不紧不慢。对于初生的生命,它是老树皮一样沧桑,藏着风起云涌和花开花落,迟缓地低头亲吻。在迟暮的前,它又是何等年轻,带着草长莺飞和万紫千红,转身跑开,身后一片残垣断壁。它是那么懂得乔装,再怎么多变都终究是个永久的看客,袖手旁观人间事,面无表情地再一步,一步,把扬起的尘土慢慢跺下去。

  他,湮没于钟声里。像划燃的一根火柴,亮了,灭了。所有的,一切的,都不是这样吗?有灿烂,就有破败。

┃ 老人与钟

┃ 每日推荐

看看国外都用啥 外媒评9款最强无线路由
一篇文章了解马来西亚买房全流程
中秋话明月坊间书阁诗歌朗诵会迎佳节
记作家、山东省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王树理 脉脉乡情入文章
【诗画张家界】范诚:H5的线上邀请方式有利诗歌传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