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人民法院报
日期:2018-09-11 07:56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旅馆灭门案”凶手的双面人生

本报记者 余建华 本报通讯员 赵 芳 刘 云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人民法院报

图为庭审现场。白坤先 摄

1995年11月29日凌晨,浙江省湖州市织里镇闵记旅馆内,老板夫妇和他们的孙子三人,以及一名山东籍旅客被发现死于房间内……持续追凶22年后,2017年8月,湖州警方先后将嫌疑人汪维明、刘永彪逮捕。被捕前,汪维明是上海一家投资咨询公司法人代表,而刘永彪已成为当地知名作家。谁曾想到,他们竟是背负四条人命的“旅馆灭门案”杀人真凶。

2018年6月,湖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两被告人均当庭认罪。

1  二十二年前的灭门劫杀案

织里镇位于浙江省湖州市吴兴区东部,地处杭嘉湖平原。自古以来,织里镇的织造业就相当兴旺,史料中就有“遍闻机杼声”的记载,“织里”因而得名,这里早在90年代就成为浙江首批小康城镇。童装制造业是织里镇的第一大产业,有着众多外来务工者。汪维明就是其中一员,他曾经先后在织里镇打工两年。

刘永彪是汪维明的老乡,两人同为安徽省南陵县东风村村民,自小一起长大。刘永彪爱好写作,不爱做农活,没有固定收入,加上女儿的眼睛有先天性的疾病,去上海治疗时手术失败,不仅没有把眼睛治好,反而导致眼睛变形,后续治疗还需要用钱,因此,刘永彪的家庭经济十分拮据,几乎入不敷出。而汪维明在务农之余,还经常外出打工,经济条件比刘永彪要好,偶尔还会请人到家中唱大鼓说书。在刘永彪的眼中,汪维明与其他乡下人不一样,是个文化人,故而对他很是崇拜。1995年的一天,两人又凑到一起聊天,汪维明讲起在织里打工的事情,尤其是讲到织里老板比较多,都很有钱时,一心想要发家致富改变命运的两人便萌生了到织里镇绑架有钱人勒索钱财的念头,并一拍即合。为壮大实力,刘永彪还找来了亲戚王某,并特意打制了匕首,刘永彪还用充电器做了一个假炸弹。之后,三人从老家坐车到织里镇。三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寻找作案目标,最终因为胆小而放弃,在织里镇住了一夜之后便又返回南陵老家。回到老家后,汪维明去上海打工,而刘永彪则继续在家务农。

几个月后,村里又要交公粮了,家中一贫如洗的刘永彪想到了在上海打工的汪维明,便坐车到上海找汪维明借钱。见面后,贼心不死的两人再次商谋去织里镇绑架劫财一事。1995年11月28日,两人从上海坐车到织里镇,并在街上四处寻找作案目标,但一无所获。临近傍晚,两人入住织里镇晟舍新街闵记饭店旅馆203房间,并继续在旅馆内搜寻作案目标。当晚,到织里镇来收废旧轴承的山东人于某也入住了203房间。三人在房间内聊天,交谈过程中,汪维明和刘永彪发现于某穿戴较好,而且是到织里来收账的,认为他有钱,便将于某锁定为劫财对象。但因于某身材高大魁梧,两人担心无法将其制服,便于次日到街上购买了一卷尼龙绳和一把榔头。购买尼龙绳的原因是准备用尼龙绳把被害人绑起来便于控制,而购买榔头的原因则是榔头杀人比较快,而且不会发出大的声响,在抢劫过程中,万一有人喊叫,可以用榔头悄无声息的把对方打死。工具买好后,两人返回旅馆。

晚上,两人一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凌晨时分,于某熟睡的呼声响起,汪维明和刘永彪拿起榔头蹑手蹑脚地走到于某床边,而此时,正在睡梦中的于某怎么也不会想到有两双罪恶的手正在向他接近。面对熟睡中的于某,汪、刘二人并未手下留情,直接用榔头将其打死。之后,从于某的衣服中搜到20余元现金。于某将此行携带的4000余元现金藏在短裤内侧缝制的口袋中,未被两人发现。

仅劫得20余元现金的两人大失所望。为进一步谋财,穷凶极恶的两人将目标瞄准了住在隔壁202房间的旅馆老板闵某,以退房结账为由将闵老板骗到203房间。毫无防备心理的闵老板披了件衣服便跟着汪维明到了203房间,谁知刚进门便发现了被杀害在床的山东人于某,闵老板见状欲逃,被汪、刘二人摁倒在床上,并用事先准备好的尼龙绳将闵老板的双手反绑在身后。为防止闵老板叫喊,两人用毛巾将闵老板的嘴巴塞住,为保险起见,又用枕巾将闵老板的嘴巴再次捆扎。之后,便向闵老板逼问钱财,闵老板表示只有手上的一枚黄金戒指,两人毫不犹豫将戒指撸走。随后,汪维明用榔头猛击闵老板的头面部数十下。当刘永彪发现闵老板仍未死亡时,又用胳膊击打闵老板头部数下,直至其死亡。

此时,两个无辜人已惨死在汪维明和刘永彪的手下,但两人并未就此收手,汪维明再次拎着榔头冲到202房间,向闵老板的妻子钱某索要钱财。睡梦中惊醒的钱某吓懵了,面对汪维明的逼问,表示没有钱。杀红了眼的汪维明直接举起榔头将钱某打死。期间,睡在钱某脚边的孙子小闵被吓得哭了起来。为防止被人发现,丧心病狂的汪维明又将罪恶的双手伸向了年仅12岁的小闵……将钱某和小闵杀害后,汪维明和刘永彪在房间内大肆翻找财物,并由汪维明搜得100余元。随后,两人从旅馆后门逃离,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2  潜逃多年已成老板和作家

可怜的于某就这样客死异乡,留下妻子一人独自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照顾于某患有心脏病的老母亲,生活异常艰难,办理于某后事的钱都是村里乡亲帮忙凑的,妻子因为精神受到打击患上了抑郁症,两个孩子十几岁就辍学外出打工。

命案中惨死的小闵是闵家唯一的血脉。小闵父母由于丧子之痛伤心过度,无法再生育,每次看到别人家的孩子读书、结婚,都忍不住流眼泪。同时,失去父母的闵家子女深切地感受到了“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悲痛。闵老板的女儿在接受采访时讲道,惨案发生后,别人总是劝他们一切都会过去的,但是对于闵家人来说,一切都没有过去,也永远不会过去,榔头不仅敲打在父母和侄子头上,更是敲打在他们的心上。这起惨绝人寰的抢劫杀人案,也给织里镇当地百姓的心里蒙上了一层恐惧的阴影,老百姓提心吊胆,人心惶惶。天黑后,家家户户紧闭房门,不敢外出,曾经热闹的织里镇一度变得异常安静。

酿下如此惨案的汪维明和刘永彪却在案发后改头换面,过上了意想不到的生活。

作案后,汪维明并未回到老家务农,而是在全国各地打工谋生,直至其弟在上海等地开了公司,便跟随其弟做生意,还担任了其中一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但实际上公司是其弟实际控制的,用汪维明的话来说,他是给弟弟打工的。尽管如此,汪维明的生活水平也有了巨大的转变。

┃ 人民法院报

┃ 每日推荐

为什么说-蓝血张爱玲?
回良玉退休撰写散文随笔《七情集》出版发行
描写跳动的墨线的散文
“幸福童年快乐e站”融合社区公益项目走进武汉
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出席“2018相预未来:新文明城市与可持续发展”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