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媽祖宮的籤詩散文
日期:2018-11-25 19:11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每座廟,都有個籤筒。我們宜蘭媽祖宮裡,有兩個暗金色的銅鑄大籤筒,筒中插滿一大把竹籤。
每一枝閃著油亮的竹籤,都可以到籤櫃裡去兌出一首籤詩──或人世的悲喜、或天象的旱澇、或土地的饒瘠、或事業的順逆、或情愛的甘苦、或行旅的吉凶,甚或是五穀的豐歉、家畜的盛衰等。將近一百八十年周而復始的輪替,籤詩所預卜的悲歡離合,有時竟也有戲文一般的傳奇,有時則充滿著人們認命後的感人親切。竹籤上的手澤,一層濕潤一層,終於被摸得油亮亮的,繼續傳遞下去。
多數的人,喜歡找廟祝解析;我一向高興自己揣度,因為那是一首一首存放在許多歲月裡的祕密,有些只許媽祖和自己知曉,怎好讓第三者去窺探?
第一首
廟的額頭上,懸掛有一塊褪了顏色的木刻匾,上面雕著:「建昭應宮」五個正楷字;不過,我們宜蘭人都說是「媽祖宮」。
祖父這麼叫,父親也是這麼叫。
有一天,我帶兒子去看布袋戲,他回家只對他姐姐說,到過一座很大又很老、又很舊的廟,我忍不住的告訴他,那是媽祖宮。
第二首
媽祖宮的草地,不在地面上,而在橘紅色的屋瓦上,與飛簷翹翅比高。
因為路是柏油馬路,地是水泥地,或紅磚鋪成的天井。除外就是鋼筋水泥的房子。青草沒地方站腳,種子們只好飛向天空,然後集合在屋瓦的罅隙,快快樂樂的成長。
燒給媽祖的香,青草們分享;人們的禱告,它們竊聽;但藍天和陽光,竟由它們獨吞。在從前,青草連雨水都不漏,近些年來,總算分一些給檜木的椽和樑。
第三首
媽祖宮的龍柱,與眾不同。傳說是唐山的石頭由唐山師傅的刀鑿雕成的。灰沉沉的岩石本色,比著一些著有五彩的蟠龍,更為懾人萬分。一百多年的歲月,使牠失去了些許刀痕鑿印,卻消磨不了牠的奕奕神采,總是那麼升騰欲飛的姿態,彷彿受到一種催喚。
龍柱不是一般的龍柱,石獅也不是一般的石獅。簡明的刀法,雖無盛世紛繁的光景,倒也有承平的古拙和喜樂。孩子們騎在牠身上,故事書堆在牠腳下,旅行旅袋擱在牠背上。
每回我走過牠身旁,總不自禁的伸手去撫摸,霎時掌心裡便隱約感受到牠的呼吸,那來自古老年月的一種深沉的起伏。尤其在燥悶的炎夏午後,立即有一股特有的清涼傳注我全身,令我心地很快獲到澄明。
第四首
簷下及門扇兩側,雕鏤得很精緻的透空圖案,大多已呈木材本色,稍微偏灰。在部分凹檔內角處,尚殘留有紫金黛綠的漆痕。這些層層疊疊的木雕架構,像那讓人讀起來喘不過氣,卻又愛不釋手的詩詞歌賦。我想,如果那些顏色不褪的話,一定富麗堂皇,一定紛繁美豔;但有時也想,當真那般,看來可能只有一派炫耀印象,而無如今的沉穩,甚至不見典雅了。一時倒真不知道應當選擇哪一樣,才是最稱心、最得體。擔心的是,若將它再補上漆繪,可能就像上了年紀的人,不一定個個都適合穿花衣裳的,偏偏最近已有一些士紳官員在動這種腦筋。
在門檻外,漫畫書的攤子擺在北側門口的台階上,修鞋老人把一些用具讓石獅子看管,獎券攤則豎在南邊龍柱下。有一個賣香菇粥的,是個裝有輪子的推車,要到天色都暗了以後,才會推到廟門口。他們都已經成了媽祖多年的老友。
跨進門檻,算命山人只留下一張蒼老的木頭桌子,擺在門神的膝下。桌子的正上方橫樑上,懸垂一根鐵絲,緊繫著一塊上書「命卜相士林玉山寓此」的木板,而長久以來,他似乎一直都不在這個「寓」了。
第五首
過廟門往裡走,要隔一個天井才是媽祖坐著的正殿。看廟的人,坐在神殿邊一個櫃台裡面,忙著賣香、賣餅乾、賣蜜餞、賣野山柚仔茶。
鋪著紅磚地的大井,面積不大,倒足以濾去不少外來的市聲。據說以前常有麻雀落到天井來暢懷的聊天,但這已是人們遺忘的往事。
天井兩側,各有走廊通往正殿。這兩道走廊,偏北的一向是年輕人的天地,有蹲著的,有乾脆坐在地板上的,或用拖鞋墊在屁股下坐著的,全都手不釋卷的盯著漫畫書,陪媽祖度過暑假及寒假;而南側走廊,大多是一些老人,他們坐在長條板凳上,守著廟裡特有的寂靜及肅穆,一包菸、幾聲咳嗽、一陣瞌睡,便是他們的早晨、午後,和黃昏。
兩側廊簷下,成串的塑膠燈籠,紅辣辣的,像極了本就天真出色的村姑,突然心血來潮的去塗抹一臉胭脂,連看著的人都覺得尷尬。
第六首
很多廟口至少會有一棵長著鬍子的榕樹,或其他會結果的大樹,而媽祖廟沒有,它只有電線桿和水銀燈。
很多廟口都會有一片大大的廣場,讓戲班子演戲,讓信徒跳過炭火堆,而媽祖宮沒有,它只有一塊連接著兩邊商店騎樓的紅磚地,用來停放幾輛腳踏車和擺兩個小攤子,再跨出去一步,便是人車擁擠的大街。
沒有花樹,自然沒有春夏秋冬。不過媽祖似乎可以以人車來往,去度量歲月,以鑼鼓、鞭炮、香火,去辨別季節。
以廟門為界,陽曆的市街,與陰曆的廟中天井,在人們的心目中,永遠是等量齊觀,並行不悖的。
連客運班車的司機在內,經過廟口照樣可以噴著黑煙,照樣可以大力的撳響喇叭。也許,他們認為媽祖老了,已經耳不聰、目不明,只要防著交通警察就行了。
所幸,門神雖不管噪音,也不管空氣污染,一入門檻,倒還能管住一番清明。
在廟的左邊,與店鋪民家尚有一通人小巷隔著,從外牆仍舊可以瞧見那種寺廟才有的大塊石板,及特別的砌法;於廟的內牆,則處處是刺眼的白磁磚,那顯然是善男信女的熱情,卻有如刻意用明星月曆紙去包裹一本佛經封面一般的不相襯。數十年,甚至一兩百年的歲月風貌,因少數人一時興起,便輕易的勾掉一大半。
第七首
二十幾年前,我常在大清早揹著書包,到媽祖宮對街的飲食攤吃清粥。後來年齡稍大些,則去吃韭菜炒牛肉,嘗試一點冰啤酒,或吃當歸鴨、四神湯。那時飲食攤棚一個挨一個,上覆鐵皮頂,隔間則是利用竹桿鬥合的。這個攤棚堆,本來是個廟前廣場,所以在油煙紛起的一角,有一座被人搭成住家的戲台。
如今這塊地上,早已建成了宮前大樓,有飯店、咖啡廳、海鮮館。人到底是自認為有遠見的,若廣場與戲台都存留著,中間隔著一條車水馬龍的大街,過馬路時誰也不讓誰,媽祖想看場戲,將是多麼危險呀!
現在廣場和戲台都不見了,夕陽照到對街高高的飯店煙囪上,就消失了,夜色也只掩到咖啡廳的霓虹燈上方。廟瓦上的青草,只知道天晴、天陰,或天雨,媽祖望不到祂的山,也聽不到祂的海了。
第八首
很多有錢或沒有錢的人,來求發財,媽祖牽動一下嘴角,似笑非笑,看來,祂像是答應了;很多遭遇不幸的人,來求保佑,媽祖牽動一下嘴角,似笑非笑,看來祂像是答應了;很多喜氣洋洋的人,帶著豐盛的牲醴來酬謝,媽祖也是牽動一下嘴角,似笑非笑,看來祂是收受了。煩愁的人,來訴心曲;犯錯的人,來求寬恕,媽祖無一不屏息聽其傾吐。
太陽照進天井裡,月亮照進天井裡,媽祖依然端坐在神殿的寶座上,多少年以不變應萬變的神情,在在明示著──太陽仍是人間的太陽,月亮仍是人間的月亮。
煙濛濛的神殿裡,只有燭火的紅蕊,卜突卜突的閃著紅光,另外兩座寶塔似的千佛平安燈,則宛如從郊外遠望著鬧區裡的兩棟大樓,有密密麻麻的窗子,每個窗口都亮著一盞溫暖的燈光。香爐上,炷香所冒著的青煙,由一室氤氳襯托著,裊裊直上屋樑,再順著屋頂的兩個斜面漫開。
這時刻,每一張面孔都是好看的,或許縱使有一肚子委屈愁苦,或一心潑辣凶悍,於今也因飽含企望的眼神,而使面容改觀。
對人生的信任,往往會徒勞無功,一時竟也少有人去計較,一如孩童要不到好吃的,哭幾聲便算了,即使哭得久些,根本早就忘了為什麼哭了。
第九首
媽祖宮,似乎比任何宜蘭人的記憶,都要蒼老!
媽祖宮,似乎比任何宜蘭人的記憶,都要孤寂!
在那門口的石階上,曾經坐過吹著橫笛的,曾經坐過拉扯著殼仔弦的,曾經站過大嗓門的說書人,也曾經站過口口聲聲為你做牛做馬的候選人。
走過老年人,走過中年人,走過少年與孩童。有時,門板上的門神,一夜未閉眼,看管著的,竟是一個袒胸凸肚的醉漢。
不管是相識或陌生,不管是歡樂或悲愁,不管是凡俗或傳奇,不管是存在或虛無,坐在媽祖宮的台階上,坐在許多歲月、許多人坐過、站過、走過的台階上,是很容易渾然忘我的,再也不須去辨別天上或人間,神明或鬼怪了。
也許,神的天地本來就應當廣闊無際的,否則如何容得下人們所傾吐的慾望與哀怨?但燭火的光影,炷香的氣息,杯筊觸地的聲響,洩露的何止是不安分,還洩露了人世間的無知、無助和辛酸。
解曰
六月某日,陽光正照著被前夜雨水所洗刷過的路面。詩人弦先生與許多朋友,在宜蘭市區最熱鬧的一條街上散步時,突然看到一座古老的廟,正遭到兩旁的樓房擁擠著。
廟很老,建於清朝嘉慶十三年,離現在一百七十六年,曾經改向並重修,仍老得許多樑柱都褪了顏色,甚至讓滲漏的雨水浸濕。
當大家聽說廟的前殿,那留有最多歷史跡痕的一隅,積極準備改建時,每個人都忍不住的去撫摸著那相傳來自唐山的龍柱,然後站在媽祖面前,各自尋思。 

┃ 媽祖宮的籤詩散文

┃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