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散文
看牛_情感文章_短美文网
日期:2019-01-03 03:55 作者:了了宝宝 来源:中国散文网 阅读:

  晨露压着朝阳,让天还没有变得亮堂。爹已起身,穿戴好之后,提着水桶朝牛棚走去。门“吱”的一声,冷风吹了进来。娘起身,压了压我肩头的被子,便去厨房里忙活起来。

  迷迷糊糊的我,听到爹呵斥牛的声音,以及娘在厨房烧火时风箱发出得“哒哒”声。严实的窗帘裹着木窗,同时也啃食着窗外的光线,偶尔零星飘进来点,也被暖暖的的被窝给蒸发掉了。吃,我被爹安放在车子上,娘拉着牛走在前面。远远的看着牛尾巴一甩一甩,抽打周身的蝇虫,时不时揪两口路边干巴的野草,还没来的及回味,就被爹驱赶着前进。遇到个性颠簸的路段,爹放我下来。我小跑到娘身边,没和娘聊几句,就回头打量这硕大的红色怪物。酒红色的毛发,包揽着身躯,流畅的背部曲线和肌肉被健硕的四肢支撑起来,剃刀般的牛角呈弧形,脖颈的肌肉因祖先的战斗基因,比周身地方更强壮一些。但是这移动的小山丘,却被娘手里带环的缰绳牢牢控制着,鼻孔中镶入的铁环,让我想起了太上老君手里的金刚琢。随便一丢就能够将大圣从云端击落,盗版的金刚琢一个凡间的黄牛就应也是手到擒来。之后才明白牛的鼻中隔薄而布满神经,鼻环从中穿过,随便一拉便疼痛万分,基本上牛也就被乖乖了。

  到了地头,爹套好牛,娘把种子倒进布挎包里,挂在我身上并叮嘱我隔多远下种子,每次下多少颗。生铁做的滑梨,明亮明亮的。剖开土地,就像手术刀拉开皮肉一样简单。外翻的泥土中间漏出沟壑,没有肌肉纤维与血管,有的只是杂草的根须和被分割成两段的蚯蚓,没走几个来回就看到牛身上的毛发开始一撮一撮堆积起来,隔着老远就能听到它喘气的声音。爹弓着身体,右手扶着耕具,将牛背上套过来的麻绳紧紧攥在左手,时不时抽打走走停停的牛。娘扯着缰绳,拉着它,基本走一条直线,来保障耕种密度适宜。到半晌的时候,爹卸了牛身上的耕具,把它栓在树上,给它饮了半桶水,撒了几把草料,又从周边打搂过来一小捆半绿的野草,在牛吃草得同时,用铁刷将打结的毛发梳理开来……[由Www.DuanMeiWen.Com整理]

  差不多一袋烟的功夫,地上的草料被吃干净了。牛用身躯摩擦着树干,爹明白它歇好了,便给套上耕具又摇摇麻绳开始耕作了。

┃ 看牛_情感文章_短美文网

┃ 每日推荐